若秋

咕咕咕

练习: 最坏的圣诞(改写向)

这里是阿秋

谢谢你点进来

送你一片秋枫

最近没有更新是因为群内大佬想对我进行深度锤炼

那么以下就是阿秋的作业

是平行时空的改写

希望各位观看愉快

题目:

大佬让我描写这里的景色,结果我还是忍不住写了个故事。。。

以下为正文





---------------------------------------------------------------------

  

“这里就是我们度过这次圣诞的地方,斯图尔特。”

 

“哇哦,这里可真他娘的美。”

 

这是斯图尔特和亚历山大第一次来到这么豪华的地方过圣诞节。

 

机缘巧合,亚历山大的一个朋友在城郊有一套房子,由于他们家圣诞打算回到伦敦过,房子空出来没人看管,亚历山大便当机立断地自告奋勇要帮忙看家。

 

当然,这都是有私心的,为了让斯图尔特不在寒冷的月桂树胡同下度过这个日子,他决定把斯图尔特带到那里。

 

他想让斯图尔特感受到一点温暖。

 

就算一点也好。

 

今天天气难得晴朗,路上没有见到雪的痕迹,虽然树上空荡荡的枝丫显得有些许萧瑟,但是阳光打在身上的暖意却让人不可抗拒。

 

“你朋友也是讨厌的中产阶级?”

 

“闭嘴,斯图尔特,我们是来度假的。”

 

待亚历山大慢条斯理地打开了门后,眼前的光景让斯图尔特不禁吃了一惊。

 

阳光洒满了大厅,给人以温馨的感觉;书籍、画作和玻璃展柜的藏品无不显示着主人品味之高, 栩栩如生的长颈鹿雕塑更是让人移不开视线,头顶的水晶吊灯也使房间更多了一分贵族的气息,整个房间虽然古朴文雅,但主人的阔绰却难以掩盖。

 

“怎么样?我朋友家还不错吧?”

 

“。。。。。。”斯图尔特有点失言。

 

这里可真他娘的好,要是自己能免费来中产阶级家的豪宅住上一晚,那么所谓的中产阶级其实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糕嘛。

 

“你先去沙发休息一下吧,我去准备一下晚饭。”

 

“我待会也来帮忙。”行动不便的他一步步地挪向沙发,把自己用力地摔在沙发上。

 

“这里真不错,但还是比不上我家月桂树胡同。”斯图尔特喃喃自语道。

 

亚历山大有点难过,他知道斯图尔特所谓的“月桂树胡同”不过只是一颗树罢了,他不能想象一个人是如何坚持着在一棵树下生活那么久却依旧还没发疯,更何况,斯图尔特是个肌肉萎缩症患者。

 

“上一年圣诞你是怎么过的?”亚历山大丢给斯图尔特一罐啤酒。

 

“好兄弟你可真懂我。”斯图尔特抬手接住了啤酒,“躺着过的呗,在我家的政府廉租房里。”

 

“有人陪你吗?”

 

“没有,因为当时还没遇到你。”斯图尔特打开了啤酒。

 

“。。。。”亚历山大的脸“唰”一下涨得通红

 

自己可不能在这个傻小子面前出丑

 

“那今年就我陪你过吧。”亚历山大假装咳嗽稳定了一下情绪。

 

“被我的话吓到了?”

 

“没有。”

 

“分明就是。”

 

“闭嘴。”

 

少许,斯图尔特先开了口。

 

“这可能将是我最糟糕的一个圣诞节了。”斯图尔特猛地灌了一口啤酒。

 

“是啊,这也许也是我最糟糕的一个圣诞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看着对方,相视一笑。

 

这个圣诞,真是糟糕呢。

 

【毒埃/日常向】我家那只傻狍子(一) Morning Kiss

  这里若秋

  谢谢你点进来

  送你一片秋枫

  阿秋咕咕咕了一个周末终于把这篇文丢了出来(土下坐)

  最近真的是又要备考又要期末考(4 6级考生冲鸭

  当然不可避免的OOC

  自行排雷哦

  如果没问题那就观看愉快啦

  文末有彩蛋哦

  弱智阿秋,在线不知道干嘛




-------------------------------------------------------------------

“Eddie, Eddie, 我们饿了,快起床。”

 

 “唔,别闹,Venom,今天是星期天,让我再多睡会。。。”

 

 “快起床!!Food!!!”

 

 “吵死了!寄生虫,要吃东西自己去冰箱找,别来烦我。”

 

 “你说什么?!道歉!!!”

 

  这是属于埃迪·布洛克的周末,是的,记者难得的休息日能设在周末,这是多么享受的一件事。在从前,埃迪可以睡到正午。

  

  但那都是从前了,现在的埃迪可不一样,他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从旧金山最有名的记者落魄成为无业游民再夺回一切,一般人穷尽一生都未必能有这样的体验。

 

  大起大落也就算了,还招回来一坨外星共生体也真是够烦了,天天宛如一个巨婴一般张开嘴向你要巧克力炸薯球,吃完还不刷牙,就宅在你身体里,活脱脱的一个死肥宅形象啊。。。。。。

 

  想到这里,埃迪不禁叹了一口气。

 

  之前自己也没做啥缺德事吧,也就只是把“生物基金会”的丑闻爆出来了而已,没想到却给了这么个“大惊喜”自己,想想也真是感慨万分。

 

  “Eddie?”看见埃迪瞪大眼睛望着天花板发呆,心里却在默默开小差的埃迪,毒液耐不住疑惑问出了口,“‘巨婴’是什么?‘死肥宅’又是什么?”

  

   Oh f**k

 

   埃迪忘了这个肥宅还能窥探你的内心世界和你的身体状况,你在它面前,其实跟果体没有什么区别。

 

  “夸你的。”跟这种霸道的共生体相处果然不能掉以轻心,不然迟早坑死自己。

 

   “坑死自己又是什么?”

 

   “你怎么跟个问题少年似的?”

 

   “问题少年又是什么,能吃吗?”

 

   “你脑子里除了吃还有什么???”

 

   “还有你。”

 

   “………”

 

埃迪的脸“唰”一声就红透了。还赖在床头的毒液却觉得这只不过是最正常不过的一句话。

 

由于外星共生体极佳的延展性,毒液即便赖床,也能让埃迪把它的身体拉到很远的地方,因此现在他们看起来就像狗主人拉着一只玩脱了不愿意回家的哈士奇一样。

 

当然,只要毒液愿意,随时都可以把埃迪从任何地方拉回来。

 

或者把自己拉过去。

 

尽管现在毒液没有办法看到背过身的埃迪脸上红得发烫的脸。

 

但是

 

“你的肾上腺素分泌增加了埃迪。”

 

“别再解读我的身体了,该死。。。”

 

“‘我们’是一体的,这有什么不对吗?”

 

“。。。。。。”

 

我埃迪·布洛克一世英名竟然会毁在一坨外形共生体身上。。。

 

“再窥探我的身体今天你就别想吃到巧克力和炸薯球。”埃迪一边刷着牙,一边用模糊的声音挤出来这句话。

 

“那我指不定会对你的肝做出些什么事。”毒液却对此置若罔闻。

 

“噗”的一声,埃迪把口中的水喷得满镜子都是。

 

“说了多少次不准对我的肝有任何非分之想!”

 

“那我今天要双份的巧克力。”

 

“别得太寸进尺了!”

 

“得寸进尺又是什么?”

 

“……”

 

今天还是别管这个问题寄生虫了吧。。。

 

可是毒液却不这么想。

 

趁着埃迪还在发愣的时候,毒液已经悄无声息地来到艾迪身旁,它伸出触手化作有力的双臂,紧紧环住了埃迪的腰。

 

埃迪顿了顿,他缓缓往后转,当四目相视时,他看到了毒液的灼热的目光。

 

“我可不允许你这样就草草了事,Eddie.”

 

毒液的声音宛如海妖的魅惑一般充斥着埃迪的耳朵。

 

“那你想怎么样。。。”此时的埃迪脸上还是一片绯红。

 

“你的样子,很诱人。”毒液抬起手来把埃迪嘴角的泡沫轻轻拭去,嘴唇又趁机离埃迪更近一分。

 

埃迪当然能猜到它想做什么。

 

“来吧,我知道,‘Morning kiss’嘛。。。 ”埃迪轻轻地闭上眼。嘴唇微嘟。

 

Morning kiss, 顾名思义,早安之吻,埃迪当然不知道毒液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个名词的。

 

事实上,毒液在埃迪睡觉的时候,会把埃迪的记忆翻个遍。

 

那么他和安妮的记忆也当然不可避免地被看见,所以,当昨天毒液对着正在刷牙的埃迪说出来这个词的时候,埃迪嘴里喷出来的水甚至冲到了天花板。

 

当然,毒液也如愿以偿的拿到了一个Morning kiss。

 

但今天有点奇怪,埃迪没有接收到毒液的吻。

 

他不禁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毒液正注视着他,但是嘴角上扬的角度实在让埃迪不禁起了疑心。

 

“你不是要‘Morningkiss’吗?”

 

“我可没这么说过。”

 

“那你搂着我干嘛?”

 

“因为我想看你自作聪明的样子。”毒液歪了歪头,“很可爱。”

 

“………”

 

那一天,埃迪连续播了15分钟的重金属摇滚乐并美其名曰音乐鉴赏。

 

那一天,埃迪用了5包巧克力和5包炸薯球才防止了毒液把整个家拆了。

----------------------------------------

晚上 

 

埃迪床上

 

“Venom,你真的会在意我会不会给你早安吻这件事么?”埃迪看着趴在自己胸前的毒液问。

 

“Maybe,Eddie。”毒液咂吧了一下嘴,“每天能被心爱的人用吻代替早安二字确实挺幸福的。”

 

“那你说,你以后是不是要考虑一下刷牙?”

 

“嗯?”

 

“因为每次跟你接吻我都觉得把自己的头埋进了马桶,”埃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味道真的很难闻。。。”

 

那如果我坚持刷牙,你会每天都给我一个早安吻吗?”

 

如果你不会吻得太过分的话,我会的。”

 

真的吗?”

 

此时此刻,毒液的语气听起来宛如一个被奖赏了糖果的小孩一样,字字都洋溢着兴奋的心情。

 

嗯,”埃迪此时倒是饶有兴趣,“你为什么这么在乎这个,Venom?”

 

因为你是我在地球吻过的第一个人,”毒液正色道,“也会是最后一个。”

 

好好好,我永远会陪在你身边的,天天都给你一个早安吻。”埃迪也难得看到毒液真么正经,他忍不住摸了摸毒液的头。

 

那一言为定咯?”

 

好。”

 

不许反悔。”

 

好。”

 

要么我就吃了你的肝。”

 

你能不能别打我的肝的主意?”

 

那我就打你的主意。”

 

。。。。。。”

 

当然,第二天,埃迪又把头埋进了马桶里,不管是比喻上的,还是现实意义上的。

 

狗男男道个早安都那么多戏(bushi)

-----------------------------------------

彩蛋:

周五的时候阿秋在思修课上被老师抽了对对子(思修老师不好好教毛概作什么妖。。。),老师给出了下联让我们对上联。下联就是夜夜笙歌。

那个时候傻fufu脑袋放空了的秋就填了这么个鬼东西:

上:天天炫舞

下:夜夜笙歌

结果发现平仄韵律一点毛病没有,老师读出来的时候那张脸精彩程度不亚于长隆大马戏。。。

我到底在干什么。。。。。

絮絮叨:

如果各位给出来的反响不错的话我会试着把这个合集开下去,如果不行那就缘更8(发出鸽子的叫声)

 

 

【毒埃】满天繁星下 小甜饼一发完

  这里若秋

  感谢你点进来

  送你一片秋枫

  辣鸡写手出来扔垃圾啦

  轻微暴卡提及

  稍微日系风预警 

  疯狂ooc

  土味情话,傻白甜预警

  自行排雷哦

  没有问题就观看愉快啦~ 


  阿秋我就是要吹爆毒埃!



----------------------------------------------------


  旧金山的夏夜,凉风习习。

 

  距离那场大战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埃迪·布洛克从一个月之前的落魄无业游民一下子变回了那个最受欢迎的记者,拿着不俗的薪水,报导着最真实的新闻。埃迪现在脸上还会时常泛起笑容,他知道,他的一切又回来了。

  

  薪水的高涨自然也让生活变得滋润起来,此时的埃迪,没有了失业时的焦虑,正与他的外星伴侣躺在他家的沙发上享受着午夜的美妙时光。

 

   当然,所谓的“享受”,可能仅适用于毒液。

   

  “Eddie,你最近工作可真忙。”毒液注视着电视里的美食节目,“我们都没空好好出去玩一下了。”

 

  “如果我不工作,你就没有巧克力和炸薯球。”埃迪能听出其中的不满,“如果你以后还想有充足的巧克力炸薯球,就不要有那么多的抱怨。”

 

  “你就不能换个工作么,比如厨师什么的。”毒液砸吧了一下嘴,“这样就算你上班我也可以吃到足够的食物,就不用你赚钱额外再给我买那些吃的了。”

 

  听着毒液说这番话,埃迪能感受到他头上的共生体的口水即将喷涌而出。

 

  “那如果我真的当上了厨师,你最想吃什么?”埃迪把头扭向毒液。

  

  “龙虾!”毒液脱口而出,“上次去的那一家酒店的龙虾挺不错的,我还想尝一下,要是还能有。。。。”毒液的想象力总是天马行空。

 

  “能力没有口气倒不小。”埃迪连忙打断了毒液的话,“你首先要知道小龙虾有多贵”,其次,我的厨艺你见识过,要是我能当厨师,可不知道要毒害多少人。”埃迪不禁叹了一口气。

 

  “那正好啊,被你毒害的人可以成为我的食物。”毒液貌似更欢快了,它手上的那包炸薯球还有几颗砸到了埃迪头上。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们不吃好人,其次毒害不一定指死亡。。。。”埃迪看起来又要给毒液解释一番“毒害”和“毒死”的区别。

 

   “知道了知道了,不能随便吃人,更不能吃好人,我们有约定。”毒液故意把最后几个字拖得老长,以表达自己的不满和不耐烦。

 

   “知道就好。”埃迪把注意力再一次放在了电视上,下一秒,他感受到头顶有一股重量砸了下来。

 

   埃迪抬头望着毒液,此时它无精打采地趴在埃迪的头上,手里的炸薯球也早已被扔在沙发上。

 

  “Venom?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Eddie,我没事,只是我觉得有点难受。”

 

  “嗯?”

 

  “就是。。。”毒液刚想把话说出来,它却看到埃迪眼中的关切和担忧。

 

  它不忍心,不忍心让埃迪担心。

 

  “没什么,只是有点吃撑着了而已。”毒液尽力地在掩饰着自己。

 

  “我还以为是怎么了呢,原来是吃太多了么。”埃迪叹了一口气。“下次别吃那么多了,不然你难受我还会变胖。”

 

  “嗯。。”毒液在心里舒了一口气。

 

  还好没被发现,地球人果然比我们笨。

 

  “话说你的胃到底有多大?我以为外星寄生虫的胃都是个黑洞诶。”埃迪突然饶有兴致地看着毒液。

 

  “Apologize! ”

 

  “好好,我道歉。”埃迪满怀笑意地看着毒液,“你又有力气对我吼我就放心了。”

 

  好像被什么打到了。

 

  毒液有些不知所措,平时的埃迪可不会像今天一样,平时的自己也不会像今天这样。

 

  虽然没有心跳,但是却感觉有一种强烈想要占有埃迪的欲望涌上了心头。

   毒液,你是怎么了?他可是你的怂包迪啊,你可以对着他闹脾气大吼甚至是威胁他啊,今天的你是怎么了?

 

   此时的埃迪看着毒液让自己道歉之后那弯得一时高一时低的眼睛很是不解——毒液今天吃错药了么?

 

   他捡起被毒液扔在一边的炸薯球,生产日期没问题,也吃不出什么毛病。

 

   毒液这是怎么了?

 

   “要不。”埃迪试探着问了一句,“我们去做个核磁共振?”

 

   “永远不要去做核磁共振!!!!!”

 

   “好好好。”

 

   在埃迪捧着毒液的头打量了不下十次并且把自己的头探进毒液嘴巴确认真的没有问题之后,埃迪只能先认为毒液今天真的吃撑了。

 

   “那‘我们’今天先早点休息好吗?”埃迪小心翼翼地问毒液,“我看你今天不太好,并且我明天也有很多工作。”

 

“我讨厌工作。”毒液向埃迪吼了这一句之后便钻回了埃迪的身体里。

 

显然埃迪被毒液突如其来的脾气吓到了,但是他还是向毒液说了一句晚安,但毒液并没有·在脑海里回应他。

 

埃迪带着满脑子的疑问进入了梦乡。

 

那一晚,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他梦见自己在他的公司楼顶和毒液接吻,当着月亮和繁星交换了一个深刻的吻。

 

那一晚,埃迪睡得很香很沉,脸上甚至还挂上了笑容。

 

那一晚,毒液彻夜未眠,虽说共生体不需要如同人类一般通过睡眠来补满精神,但是毒液那一晚在埃迪熟睡时,悄悄地爬去窗台,怔怔地看了一晚上月亮。

 

机缘巧合地,它的思考过程,全部映射在了埃迪的梦境之中。

 

但是他们都不知道彼此那一晚到底经历了什么。

 

只有毒液知道,有一份炽热的感情还未传达出去。

 

翌日清晨

 

阳光毫无顾忌地打在埃迪的脸上,闹钟吵醒埃迪的时候,他发现毒液正躺在他的身旁“熟睡着”,虽然眼睛睁得大大的,但是却并不见有什么动静,毒液的口水打湿了一块床单,刺眼的水渍清晰可见。

 

虽然不知道毒液什么时候钻出他的身体,也不知道毒液为什么不在他的身体休息,更不知道它真的可以做到如同人类一样“睡觉”,埃迪还是给毒液的额头留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Good morning,Venom. ”

 

紧接着,他看到毒液眨了眨眼,缓缓侧过头。

 

“Good morning,Eddie. ”

 

毒液的回应出乎埃迪的意料,要知道,平时的毒液可不会这么客气地回复埃迪,毒液的回复要么就是Food,要么就是Pussy。

 

今天也和昨天一样奇怪啊。埃迪不禁为共生体黑洞一般的胃却配了个低效的消化系统而感到同情。

 

吃撑一晚还没缓过来?

 

当然,毒液听的清清楚楚,但是它却没有反驳埃迪。

 

埃迪真是愚蠢。毒液只是在它的脑海里这么回应着,但是它却感觉,对埃迪的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越发炽热。

 

这到底怎么了?

 

--------------------------------------------

  记者的工作是辛苦的,不论过去还是现在,记者总有一双跑不断的腿和一张说不烂的嘴。

 

  今天毒液整天都没有精神,它乖乖地呆在埃迪的身体里,看着埃迪面对着形形色色的人,他喜欢的,他不喜欢的,他芳心暗许的,他望尘莫及的,这一切,都被毒液看在了眼里。

 

  今天的埃迪体会到了久违的安静,平时的毒液总在他工作的时候喊着肚子饿要吃东西,并且有时候还会扬言不让它吃东西就把摄影组的人都吃掉填肚子,弄得埃迪好几次都不得不强行中断录制工作,跌跌撞撞地跑向最近的便利商店买上一桶巧克力来喂饱他体内的小祖宗。也因为如此,摄影组的成员总想换个记者拍摄,他们也向老板反映了不少次,但都是不了了之。

 

  谁让埃迪·布洛克是整个旧金山最出名的记者呢?

  

  可能今天毒液吃撑了还没缓过来吧,埃迪心安理得地找了个理由便把这件事情抛之脑后继续工作。

 

  果然埃迪真的很蠢。

 

看到这一切的毒液心都快气炸了,它多么希望此时此刻就把自己的情感毫无保留地传达给埃迪,但是每当它要说出口时,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

 

  可能自己就是吃撑了才会想这些吧,毒液也渐渐接受了埃迪的这个理由。

 

  今天就先放过他吧。

 

---------------------------------------------------

  傍晚,公司里

  

今天的摄影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原本要在晚上才能结束的拍摄工作提前在傍晚便结束了。摄影组都对埃迪的表现赞赏有加,终于有一天能够早点下班,不用再因为埃迪的私事而拖延。

 

  埃迪听了摄影组的“褒奖”之后,心中自然是五味陈杂,他本来并不希望延长摄影时间,但是他不能告诉摄影组他体内有共生体这个事实,所以每次都只能尴尬地挠头笑笑。

 

  “Goodbye, Eddie.” 最后一位同时离开的时候对埃迪说了这么一句话。

 

  埃迪平时在工作中的人际关系可不太好,他从前的恃才自傲和目中无人让他树敌无数。但是自从与卡尔顿和暴乱的那一战之后,他明白了很多时候多一个朋友也许并不是那么糟糕的一件事,从那之后,他便收起了他的骄傲,对同事总是挂着笑容。

 

  “看起来收效不错。”埃迪这么想着,“最起码敌人又少了一个。”

  

  可是埃迪身体里的毒液却不这么想。

 

  这句话是在火箭爆炸时对埃迪说的一句话,它当时真的以为要失去埃迪了,虽然后来机缘巧合地又一次回到了埃迪身体里,但是这句话却深深地烙印在它的脑海里。

 

  他竟然比起自己跟关心朋友,果然埃迪没有它想象的那么在乎自己

 

  果然埃迪是全世界最笨的。

 

  毒液气呼呼地想,要是现在它可以冒出来,它绝对能在一秒之内鼓成一个直径一米的气球,然后用尽全力对着埃迪吼上一句

 

  Apologize

 

  当然,那也是毒液的幻想罢了,它要是在这里冒出头来,先不说埃迪的同事会被吓得不清,它还有可能会被埃迪臭骂一顿。为了避免有可能长达一个小时的说教,毒液只能把这口气往肚子里面咽。

 

  但是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在乎埃迪记不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毒液不知道,它只是觉得在埃迪说出那个感受时,它有点难受,比逼它做核磁共振更难受。

 

  埃迪·布洛克,你什么总能让我的内心泛起涟漪?

 

  到底是什么让我对你如此依赖?

 

  毒液讲不清楚。

 

  它只是很难受。

------------------------------------------

 

 

“Venom,今天你想吃什么?”

 

当埃迪把手上最后一篇新闻稿写完之后,他不禁伸了个懒腰。

 

“巧克力炸薯球。”

 

毒液的回答则来得有点无精打采。

 

今天的工作有些许繁重,堆积如山的新闻稿和材料铺满了埃迪的桌面,他常常一低头就是一个小时,直到夜幕降临,埃迪才得以从繁重的工作中脱身。

 

毒液则趴在埃迪衣服的领口看着这些它似懂非懂的文字一个个填充着埃迪的电脑屏幕,有时,还能听见埃迪在心里叹着气喊累,脸上却依旧波澜不惊,手上的活不见停下来。

 

“人类真蠢,累了休息不就好了吗,干嘛非要死撑着。埃迪果然是世界上最蠢的人。” 毒液又一次在心中重复了一次这句话。


这次埃迪可听的清清楚楚,因为毒液不仅仅是在脑子里想着,并且还说了出来。

 

“也许别人累了可以休息,但我可能不可以,Venom.” 埃迪这次没有责怪毒液的口不蔽言,因为今天的毒液太乖了,乖得埃迪以为自己邂逅了平行时空下的另一个毒液。

 

埃迪也想一探究竟。

 

“为什么?”

 

“因为你还在。”埃迪平静地说着,“只要你还在,我就要工作,我不能让你饿肚子。”

 

“………”这次倒是毒液沉默了

 

“因为啊,除了你,我已经一无所有了啊。”埃迪甚至还傻笑了两声,毒液听得出来,他的笑声有无奈,有失望,但更多的是欣慰。

 

因为埃迪在毒液面前无所遁形,他的任何心情,都被毒液看在眼里。

 

不行,忍耐不了了。

 

想罢,毒液便占据了埃迪的身体,破窗而出,直上公司的顶楼。

 

  

----------------------------

   “Venom????” 埃迪被这突如其来的楼顶之旅吓得不知所措。

 

“别怕,我还在。”毒液的回答波澜不惊,仿佛这就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罢了

 

“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恐高的吧,Venom。”此时此刻的埃迪呼吸变得十分急促,“我不能往下面看了,Venom。”

 

“那样最好。”毒液凑到埃迪的耳畔,“这样你就只能看我了。”

 

毒液褪去了一部分,让埃迪如同一只猫咪一样躺在它的怀里。

 

颇具挑逗意味的磁性声音在埃迪的脑海中久久无法散去,脸颊和耳根早已红透,急促的呼吸配着迷茫的瞳孔,在此时此刻看起来是如此的诱人。

 

 “你今天到底怎么了,Venom?”埃迪已经放弃了挣扎,他的外星共生体总是这样,不经过他的同意就占用他的身体。

 

“我不知道,Eddie,我很难受。”

 

埃迪分明看到,人类的泪珠出现在毒液的眼睛里。

 

“为什么?”

 

“埃迪,我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我在想起你对我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我就会很难受。”

 

毒液显得有点急躁,它太想占有此时此刻的埃迪了。

“例如说?”此时埃迪的理智已经战胜了对高度的恐惧。

 

“我讨厌你每天工作那么久,我讨厌你记不起我对你说过最重要的一句话,还把这句话和你的朋友道别相提并论。” 毒液说的有点激动,它有些哽咽。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埃迪笑了出来,抬手拭去毒液的泪水,“可是没办法啊,我只是觉得你的存在还不能被他们所接受,我不想你深陷囫囵,更不想你受到伤害。”

 

“至于工作,我说过了,我的世界除了你一无所有,我亲手葬送了我的事业,我的恋情,我现在只剩下你了,我不供着你,你可能就会恨我,恨这个世界。。。。。”

 

毒液的一个吻打断了埃迪的话

 

“不需要再解释了,埃迪。”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直到埃迪抬起手想把毒液的头掰开,毒液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埃迪的唇。

 

月光,繁星,四目相对。晚风,高楼,两人相约。也许也只有他们可以做到肆无忌惮地让月光与繁星见证他们的爱情。

 

“Eddie,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知道原来你们这个世界没有这么丑陋。”

 

“我也是,Venom,是你让我知道外星访客也不是都想人们口中所说的那么可怕。”

 

“Eddie,这就是你们人类的爱吗?”

 

“Exactly,Venom.”

 

而你刚刚那叫吃醋。”埃迪的笑容毫无保留地打在了毒液心坎上。

 

毒液怔了一下,它现在还不知道“吃醋”是什么意思。

 

管他呢,以后再问埃迪吧。

 

我们的路还很长。

 

突然,毒液像是记起了什么似的。

 

“其实你昨晚的梦就是那晚上我所想的,Eddie.”

 

你想了一整晚?”

 

“嗯。。。”

 

“那可真浪漫,my dear.”埃迪对此却是不怎么惊讶。

 

“你是不是早看出来我的心意了,Eddie.” 

 

“Absolutely.”

 

“那你对我的礼物还满意吗?”

 

“有你在我不需要礼物。”

 

 “I wanna kiss you underneath the stars, Eddie.”

 

“You are the most shining star in my life.Venom.”

 

 

 

 

于是第二天老板把埃迪臭骂了一顿,因为他又把公司的玻璃打碎了

 

“寄生虫,下次再打破玻璃就罚你一周不准吃巧克力炸薯球。”

 

“Apologize! ”


【毒埃】最好的圣诞

     

       这里若秋,谢谢你点进来

       送你一片秋枫

       第一次发文,时机或许不太对

       辣鸡写手,还请各位包涵

       存在OOC

       土味情话预警

       请自行排雷

       有一点点肉渣(?)

       各位如果有意见可以私信或者评论找我,欢迎企鹅扩列

       以上,祝各位观看愉快






--------------------------------------------------------------------------

“ Eddie,你们地球人怎么这么闲,这天怎么全是花花绿绿灯?”毒液百就这么无聊赖地趴在埃迪的肩膀上。

     “Venom,这是我们地球人的节日,今天是圣诞节。”埃迪平静地回复着他的伴侣,毕竟,它也只是地球的访客,对这颗蔚蓝的星球,它还在不断探索着。

      12月的旧金山异常地寒冷,即便手中捧着热可可的埃迪,也不禁打了个冷颤,自从安妮搬离了公寓之后,这里便没有什么生气,没有激情,也没有甜蜜,只剩下他一个人和他的外星伴侣。

    “We are Venom,Eddie”察觉到情人异样情绪的毒液立马在脑海中回应了埃迪。

   “谢谢你,Venom。”很明显埃迪在敷衍。

   “Eddie,我难道就不如她那么重要吗?我也在爱着你啊。”毒液自然能洞悉埃迪的一切,它自然清楚埃迪还思念着安妮

  “我知道,Venom,我知道,但你不一样,就是。。。”

  “就是什么?”毒液正直勾勾地盯着埃迪

  “你管那么多干嘛,寄生虫。”埃迪避无可避,只能用最蠢的方法结束这个话题。

 “道歉!现在就道歉!”这一句话对毒液还是很奏效的,起码现在是。

 “谁让你管那么多,寄生虫。”埃迪甚至对着毒液泛起了白眼。

 “今晚有你好受的,Eddie。”毒液眯起了眼睛,它用舔舐着埃迪的脖颈,“今晚可别叫的太大声哦,不然吵到邻居就不好咯。”

 “少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今天要吃什么?”埃迪推开了毒液的头,显然他现在没心情回应毒液的挑逗,埃迪披上外套就准备往门口走。

 “我要吃巧克力和炸薯球。”毒液怔了怔才慢吞吞地缩回埃迪的身体里,平时都是它向伴侣讨食物吃,今天是怎么了?

   街道上车水马龙,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将街道装点得颇有节日气氛,街边偶尔还能看到拿着铃铛的圣诞老人在向来人分享着圣诞的快乐,飘雪铺满了街道,人们都在雪上面留下了他们或深或浅的脚印。

 “Marry Christmas, 先生,祝您有美好的一天。”

正当埃迪走向便利店时,一位稚嫩的小女孩正摇着铃铛向埃迪递上圣诞的祝福,埃迪不禁停下了脚步,他能透过那厚厚的戏服,看到小女孩扬起的嘴角和泛着光芒的眼睛。

   “你也是,小家伙。”埃迪忍不住俯下身来,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小女孩则用一个更加灿烂的笑容回应了埃迪。

     告别了小女孩之后,埃迪继续往陈太太的商店走去,要知道,如果饿着他身体里的共生体,它可指不定做出些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如果你不介意我去吃了那个小女孩,我今天就可以不吃巧克力炸薯球,那个小女孩看起来很好吃。”毒液的话总能在一刹那就能把埃迪从节日的温暖气氛一下子拉回现实。

   “老天,你就不能有那么一刻可以消停消停么。”埃迪的回答有点气愤,也有点无奈,“我们不能吃好人,记得我们的约定吗,Venom。”想要堵住它的嘴,也只能靠巧克力和炸薯球了,埃迪有些无力地想。

     奇怪的是,毒液这次却没有回答埃迪的话,埃迪有些惊讶,平时的它,恨不得将埃迪说得哑口无言,今天却一反常态地沉默,怎么,外星共生体也能够体会沉默是金了吗?

     把毒液的反应抛诸脑后,埃迪快步走向陈太太的便利店,但是快到门口的时候,他却停在了以前玛莉亚的“住所”面前。

     之前埃迪还在这里企图用一张20美元的钞票让玛莉亚别唱歌,现在那里除了厚厚的积雪,任何有关于她的痕迹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对此,埃迪只能无奈地笑笑。

  “Eddie,你爱她吗?”毒液的声音幽幽地响起,差点没把埃迪吓到摔在地上。

 “我爱她,但不是那种‘爱’好吗?!”埃迪有些时候真的恨不得用核磁共振来威胁毒液闭嘴,但是考虑到自身的安全,每次都会把这个想法扼杀在摇篮中。

“那你对于她的爱是哪一种,会比我的更深吗?”毒液总会对爱情的问题很敏感,这也是最让埃迪头疼的一点。

  “不会不会,我就只爱你,你在我心里面的地位是最重要的。”埃迪不想与毒液继续纠缠下去,便只能草草地结束对话。

 --------------------------------------------------------------------------

  “Hello, Eddie.”

  “Hello.”草草打过招呼后,埃迪便往着售卖巧克力和炸薯球的货架走去,但很奇怪,毒液平时都会欢快得像一只脱了缰的哈士奇一样,今天却在这些诱惑面前选择了沉默。

   可能今天它不想吃太多吧,埃迪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往已经满载了的购物车里又塞下了两袋炸薯球。

“听说你和你的女朋友分手了?”陈太波澜不惊地计着埃迪的帐,却抛出来一个埃迪完全回答不上来的问题。

“额。。陈太,我家的猫可能饿了,我可能要赶紧回去喂它了,祝您有一个美好的晚上。”埃迪快速地结了帐就往外走,丝毫没有看到后面的陈太泛起的笑容。

   他不知道陈太是什么时候知道他和安妮的事情的,也许,是玛莉亚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告诉陈太的。

“如果觉得不开心记得看我给你的那个瑜伽磁带啊。”陈太几乎是带着调侃的意味讲出这一句话。

“我听不懂啊,那是中文!”

“你都没去听,不停怎么知道会不会。。。。。”陈太的声音离埃迪的耳畔越来越远。

 

埃迪有点无奈,他现在只希望能早点回家,把恋人喂饱了之后倒头就睡,这可能就是现在的他想要的圣诞节,因为好像已经没有其他对象能与他共同度过这个圣诞节了,毕竟亲手葬送了自己的恋情和事业,就要承担孤独的后果。

 

“Eddie, 你爱陈太吗?”毒液的声音又从埃迪心里响起,今天的毒液仿佛与之前不同,对爱这个字眼比以前更加执着。

“爱,但不是那种爱。”埃迪已经适应了这种问题少年的答题模式,敷衍地回答了毒液的话。

旧金山的寒风,一贯寒冷刺骨,被寒冷侵袭的埃迪不得不裹紧了他那已经有些许破旧的橄榄绿卫衣,但是寒冷的侵袭却并未停止,不管是身体的,还是心里的。

 

“嘿兄弟,你的围巾真帅,哪里买的?”

   走着走着突然被路人这么一提,埃迪猛地发现自己脖子上缠上了一圈黏糊糊的黑色物体,像是围巾,但并不暖和。

没有理会路人的打趣,埃迪继续往家的方向走去,它本想问问毒液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想着自己伴侣今天好像不怎么想说话,便又把这个想法放回了心底。

 

    拍掉身上的积雪,脱下外套,埃迪瘫坐在沙发上,平时只需要10分钟的时间他便可以搞定这一切,但今天足足用了半个小时。

  “Venom,你今天怎么对爱这个词这么敏感,你是不是。。。”埃迪还想着继续把话说完,嘴却已经被毒液占据了,毒液的吻毫无征兆,前一秒还宛如细雪一般飘落,后一秒就已经在埃迪的嘴里面翻搅,埃迪整个人就这么被毒液的触手钳制在沙发上,动弹不得,如一个布玩偶一样任由毒液宰割,攻城略地,不过如此。

 “We are Venom, and you are mine.”毒液总是用这句话宣示着对埃迪的所有权,它不懂得什么别的表达,他只会一遍又一遍地把这句话烙印在彼此的心间。

这次毒液的吻很深,也很久,差点让埃迪喘不过气来,它很想把自己炽热的情感毫无保留地通过吻来表达,只可惜埃迪没办法知道它在想什么

 “知道了知道了,我是你的,一直都是。”当毒液的松开对埃迪的钳制时,埃迪抹去了口角的津液,没好生气地望着眼前的外星伴侣。

 “Eddie,你能不能告诉我爱到底是什么,怎么分?我感觉你说着爱我,但好像身边的其他人你一样都爱。”毒液挑了挑眼睛,无比认真地看着埃迪。

 “额,Venom, 你其实不用管我爱着谁,你只要知道我最爱你,就好了。”埃迪一时半会想不出来什么太好的说辞说服毒液,只能硬着头皮找个借口糊弄过去。

   显然,毒液不吃这一套

“Prove it. ”毒液的声音虽然不大,但不可置否。

下一秒,毒液就看到埃迪面色潮红,虽然他知道埃迪在想什么,但此时此刻的它并不想戳破恋人的情绪,眼前的埃迪在毒液看来,宛如一颗鲜红樱桃一般,再多一分,里面的甜蜜都会喷涌而出,再多一毫,便能窥探到那股炽热。

  紧接着,埃迪便把毒液硕大的头颅硬是往下掰

“We are Eddie, and you are mine.”虽说学的有模有样,但是配着当下滚烫的脸颊总让人感觉有些许滑稽。

    对着脸已经红透却还要装出硬气的埃迪,毒液还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如此认真的埃迪,毒液也是第一次见到。

“我知道,Eddie,你一直都属于我们。”毒液扬起来的嘴角在埃迪看来已经褪去了恐怖,留下的仅有如恋人般的甜蜜。

“但是我觉得,你当初选择我的理由不只是那么简单,对吧?Venom。”

 

“你想知道?”

 

“嗯。。。”

 

“可能是因为你的那张二十美元吧我猜,”毒液想了想,“我本以为你们的星球都只是些没有感情的生物,后来在玛莉亚的一段时间,我看到了她太多的无助,但你却以你的方式在温暖着她,这可能就是我选择你的理由吧。”毒液把目光投向窗外,外面的飘雪有几片飘进了窗台,没过一会就化作了虚无。

“我很抱歉,我伤害了她,Eddie。”毒液重新把目光聚焦在埃迪身上,“那个时候我对这里还很陌生,我以为这里的一切都将会是我们的食物,直到我遇见了你,我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

“那就请你替她好好活下去。”埃迪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毒液也是迫不得已才做出这样的选择。

 

“答应我,陪我走完剩下的路,好吗?”

 

“余生有你相伴,我已此生无憾,Eddie。”

 

“Together.”

 

“Forever.”

 

   今年的圣诞也许是Eddie过的最满意的一个圣诞。

 

估计今天Eddie可以逃过巧克力投食了

Attention(置顶)

感谢你点进来

这里若秋,性别男👱

私下叫啊秋就好了😊

平时不是什么激情产粮写手😝

小学生文笔,还请各位见谅😥

现在主要吃/产毒埃粮,平时还会吃OW的麦源藏 R76大三角

如果不喜欢我的文风文笔请把我拉黑,以免脏了您的眼睛。

祝各位看客看的愉快,也请嘴下留情

欢迎各位私信交流

企鹅号:1507716452 欢迎扩列

会不定时更新

现在准备更新日常系列:

1.我家的傻狍子(第一篇应该能在周五丢出来)

2.飙车gag(下周应该能安排上)

以上

谢谢你看到这里❤

给你一枚秋枫叶🍁